再深化

2021-01-07 20:40

“湘江洲岛的形成绝大多数是由于河流的沉积作用。”湖南省著名地质学家、省地质研究所原总工程师童潜明说,“河水搬运泥沙的能力以及泥沙含量的多少是决定这些洲岛形成的重要因素。”由于地势影响,湘江的河道有宽窄变化。当河道由窄变宽,水流速度便会下降,而此时河流中所含有的泥沙由于速度降低便会沉积下来。尤其是每年的洪水季节,大量泥沙年复一年的沉积在某一处,久而久之便露出水面,形成了江心洲。童潜明判断,长沙这些洲岛的形成大约已有一万年的时间。

再往南是鹅洲,一条环岛公路直通岛尽头,岛上多是入侵的白杨。令人惊喜的是最南边的兴马洲,枫杨、垂柳、桑树数不胜数,虽居住了1400多户居民,但岛上干干净净,风貌原始。

蔡家洲往南是冯家洲,江心小岛,需坐船上岛,岛上是一排排的速生杨和苎麻及野草野花。距离100米左右的香炉洲同样野意盎然,树木都是岛上原生,树林间鸟儿鸣唱,野花竞艳,牛羊悠然吃草。

傅家洲紧挨橘子洲北,很多人以为是橘子洲的一部分,岛上无居民,但它的东南角曾发现四五千年前父系氏族社会先民在此生活的遗迹――火种遗址坑,它因明初江西傅姓移民来此定居而得名。橘子洲与湘江西岸间是柳叶洲,这是河西的大学生们最喜欢去的地方。状如柳叶,青草遍洲,白鹭翩飞。

而在湘江流经长沙境内的那81公里,从南往北,兴马洲、鹅洲、巴溪洲、柏家洲、柳叶洲、橘子洲、傅家洲、浏阳洲、龙洲、月亮岛、香炉洲、冯家洲、蔡家洲、洪洲、甑皮洲15座宛如翠玉般的洲岛静静漂浮在江心之上,用它们风情万种的姿态装点着长沙的四季,见证着长沙的历史变迁,用它们丰饶多变的表情记录着湖湘文化的印记,只是除去人气稍高的橘子洲、月亮岛之外,其他洲岛都甚为神秘。

龙洲曾经长约1.2公里,宽约300米,像龙腾湘江,但现在一分为二,约200米长,30亩面积。洲上有龙王庙,居民都已迁出,但还有人在这上面种菜、养鸡、养牛。再往南是浏阳河口的浏阳洲,有龙洲的两倍大。

长期以来,由于缺乏合理的规划和保护,湘江洲岛上洪涝灾害、水土流失、生态破坏等问题日益明显,逐渐减弱了其作为生物栖息地和生物迁徙跳板的作用。“洲岛是长沙这座城市的核心,在湘江两岸城市建设发展日益成熟的今天,规划开发洲岛对于建设秀美幸福城市、提升城市品质具有重要的意义。”长沙市城乡规划局规划编制处负责人说道。

湘江一路逶迤,款款北去,如舞动的飘带缠绕湖南近千里。这条大禹治理过、屈原行走过、杜甫漂泊过、徐霞客游览过的我们的母亲河,有着“江天暮雪”、“洞庭秋月”、“山市晴岚”、“湘流诗卷 ”、“千龙乐水”等独一无二的潇湘美景。

自然的偏爱总是成就奇迹。或淡漠了繁华、或历经了沧桑的15座洲岛造就了长沙“山水洲城”的城市特色,给予了长沙独特的城市活力。待湘江长沙综合枢纽建成,蓄水至29.7米后,湘江长沙段这15座洲岛露出水面的总面积将达1191公顷。“洲岛是天然的湿地生态系统,它具有调节气候、净化水体、保护生物多样性等功能,具有极高的生态价值。”曾组织探秘长沙这15座洲岛的湖南省环保社团联合会工作人员满怀深情地说,这是上天赐予我们无法复制的宝物。因为有了它们,湘江才会那么美,长沙才会那么美。

虽然它们就在身边,但大多数长沙人,只去过橘子洲和月亮岛。初秋,我们带你去窥探一下15座洲岛的芳容。

到底是“长沙中央公园带”的美丽休闲,还是“华中绿脊”的慢生活?不管怎样,15座洲岛将焕发生机,展开新的命运。

“绿色洲岛、快乐生活”是来自法国的aaupc建筑规划事务所提出,打造自然、休闲、田园、度假的4种绿色、快乐的生活方式。“湘江之眼”由上海同济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提出,形成湖湘文化主题岛、休闲度假岛、水电观光岛、国家文化公园链、生态科普岛链、文化创意岛链、乡村风光岛链的“三岛四链”。而荷兰高柏伙伴规划园林建筑顾问公司将15座洲岛看成逆流而上的鱼群,欲打造成长沙的水上花园。

溯游而上,最北边处于望城、湘阴交界处的甑皮洲像一片甑叶漂浮在湘江之中,瘦弱的加拿大杨笔直地挺立在洲上,绿意盎然,悠闲的老黄牛就在岸边吹着江风啃着草,远处呱呱的鸭叫声不绝于耳,似乎在诉说着那个关于吕洞宾的美丽传说。这个无人常居的岛,是牛与鸭的天堂。唯一两幢土砖房里的几位老人便是常来喂食和看护它们的守护者。

7月16日,《湘恋:长沙中央公园带》和《华中绿脊》方案经细化后又再次pk,再深化,最后提交市政府审议。预计今年10月,长沙市湘江洲岛概念性规划将全部确定。

每一个方案都有特色,每一个都有支持者。但15个洲岛是我们城市的最后一片净土,城市可持续发展所必须保护的生态敏感地带,秉承规划的最终目标是保护湘江的自然环境,让洲岛成为市民乐享的公共公间,5月10日的第一轮专家评选会上,“长沙中央公园带”和“华中绿脊”最终因十分强调生态、共享以及公共性,符合规划的最终目标脱颖而出。

15座洲岛中面积最大的要数月亮岛了。如一弯新月的月亮岛,柳林就在岸边随风舞动。马在天然的湿地草甸上肆意狂奔,成群的蝴蝶与蜻蜓到处飞舞。露营、野炊、垂钓、骑马曾是这里最受人喜爱的项目,如今绕岛公路等基础设施和项目正在修建。

隔壁的洪洲人气要旺得多,这里仍居住着900多位以打鱼、种菜为生的洪洲人。汛期的洪洲只能依靠船渡上岛,一上岸,不远处桥墩下开阔的路面上就有村民正在造船、织网。洪洲上的家家户户都有自己的渔船和渔网,而这些渔船和渔网都是村民利用禁渔期的空闲亲自制作的,光是织好一张网就需要半个月左右。全长3500米的洪洲曾叫“七里洲”,一条笔直的水泥路从中贯穿南北,龙王庙、土地庙就立在洲的两端,保佑着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就已习惯夜不闭户的朴实的洪家洲人。走在小路上,丝瓜、黄瓜、芝麻等蔬菜瓜果的菜地就在路的两旁让人目不暇接,偶有辛勤的洪家洲人正在锄地、摘菜。退休在家的杨爷爷曾是洲岛上小学的老师,他每天吃着自己种的菜,养的鸡,捕的鱼,偶尔串串门扯扯谈,不用锁门不需养看门狗的生活很是怡然自乐。不远处的蔡家洲则因正在修建湘江长沙综合枢纽工程,机器轰鸣、黄土漫天。

2014年1月底,长沙市城乡规划局启动了长沙湘江洲岛概念性规划国际方案和“好方案”征集活动,同时面向世界顶级设计公司、社会公众、民间高手为15座洲岛出谋划策,来自全球的68家知名设计公司以及社会公众纷纷踊跃报名。

“湘恋――长沙中央公园带”由北京土人城市规划设计有限公司提倡。以生态为基底、以休闲为特色、以文化为亮点的中国最具特色的中央公园带,集水上游览、滨水体验、草地休憩、林下健身、山体攀登、农田观光、乡村生活、城市休闲八种功能于一体的开放空间网络,强调最低程度的填挖、强调平衡和生态。

“华中绿脊”是泛亚环境(国际)有限公司设计的,通过聚洲、护洲、兴洲的三大策略,将“山水洲城”功能结构规划为山水绿洲“荟”、新城欢乐“园”、星城文化“极”、低碳旅游“网”四大主题分区,目标将洲岛建成城市中心的慢生活之地。

但同样因柏姓移民定居而得名的柏家洲比它要繁华许多。老码头、税务局、赌场、妓院……新中国成立前的柏家洲是长沙城南郊最繁华热闹的地方,连长沙最早的商品房也是在这修建的。踏上狭长的柏家洲,一排排房屋掩映在青青垂柳之下,不复当年“小上海”的繁华。但绿意盎然的湿地草甸对面,大大小小的河鱼馆里正飘来阵阵鱼香,柏家洲人的精明头脑可是有遗传的。